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下载 苹果客户端下载

HIV检测,隐私权与知情权哪个更重要?公共危险的开始,便是个人隐私及其保护的结束

  • 简要:近期,关于艾滋病患者隐私权诉讼引发了巨大的舆论争议。隐私权与相关人员的知情权究竟哪个更重要,更优先?

四川小伙入职体检被医做了艾滋病毒HIV检测而最终起诉公司、医院及疾控中心,该事件引发了巨大的舆论争议。公司、医院、疾控中心真的“错”了吗?艾滋病患者的隐私权与相关人员的知情权究竟哪个更重要,更优先?
 
该案2018年4月28日,在法院的调解下,谢鹏和公司达成一致意见:公司支付他2017年4月7日至2018年3月31日的双倍工资,双方签订一份为期两年的劳动合同。
 
而2018年11月,谢鹏向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提起的“要求判令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市中区疾控中心、内江市疾控中心作出书面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及其他相关费用”诉讼。法庭审理认为,其说法缺乏事实依据,且根据《全国艾滋病检测工作管理办法》,医院向疾控中心报送血样进行艾滋病确证的行为,是法定职责行为。最终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艾滋病检测,隐私权与知情权哪个更重要?
 
 
一、艾滋病患者的隐私权
 
1、入职体检是否能拒绝艾滋病检测?
 
根据《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二十三条:“国家实行艾滋病自愿咨询和自愿检测制度。”
 
《全国艾滋病检测工作管理办法》第十九条则规定:“艾滋病检测工作应遵守自愿和知情同意原则,国家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因此,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主管部门制定的医疗卫生机构,需遵照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以及国务院其他有关部门所制定的艾滋病自愿咨询和检测,自愿接受艾滋病咨询,监测人员还需免费提供咨询与初筛选择。即艾滋病检测是自愿,公司不能强制进行(公务员体检标准较为特殊,包含HIV检测)。
 
 
2、医院是否有权利告知用人单位?
 
国家艾滋病资源检测制度中,除了“自愿检测”之外,还有“保密”原则。
 
在《艾滋病防治条例》第39条也规定:未经本人或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或个人都不能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及病人以及家属相关信息,例如姓名、地址、肖像、工作单位或者病史资料等,以及其他可推断出具体身份的信息。
 
这也意味着,即便患者同意进行HIV检测,医院也不能将其结果告知用人单位。
 
 
二、相关人员的知情权
 
1、根据《婚前保健工作规范》,婚前医学检查单位应向接受婚前医学检查的当事人出具《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并当向当事人说明情况,并进行指导。
 
2、《艾滋病防治条例》规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应当“将感染或者发病的事实及时告知与其有性关系者”,“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防止感染他人”。
 
3、“接触追踪”(又称“性伴通知”)是控制性传播疾病的重要策略,它是指向性传播疾病感染者的现有和过去性伴侣、注射器共有人员告知有关情况,并提供咨询等服务。在艾滋病防治领域,接触者追踪是尽早发现潜在感染者以提供治疗、阻断艾滋病毒传染的重要工作,事关第三人的健康利益乃至公共利益。
 
 
三、公共危险的开始,便是个人隐私及其保护的结束
 
类似隐私权与知情权的碰撞各国皆有,美国曾发生过著名的Tarasoff诉Regents o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案。
 
一个有精神疾病的病人在心理治疗时向医师透露:自己计划杀死一名女孩。医师虽请求警方协助拘留病人,但警方认为病人看起来行为合理、心智健全,加上他保证不接近女孩,很快将他释放。不久女孩果然被病人杀死。
 
女孩父母认为医师知道女孩有生命危险,却怠于警告她及父母有危险,病人可能对其不利,应负民事上侵权行为损害赔偿责任。心理医师则主张,守密是医师的义务,尤其在心理治疗上,保密是维系医病信任关系、达成治疗目的之核心。
 
最终法院认为:“公共危险的开始,便是个人隐私及其保护的结束”,“当病人透露给医师的信息可能关系着第三人的重大利益时,这时医师反而有提供信息给第三人的义务”。


健康网盟公众号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更多名医名家

邓铁涛的“养生秘

见证了一个世纪的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公布了他

针灸界领军人物--

石学敏的一生与银针结缘。小小银针,细若麦芒,在他的手中,就像